快捷搜索:

有的先过练武有的则才准备去不过一听自己主公

   不过心里却是鄙视文聘,心说你文聘让自己到文丑那儿不去乱说,还不是你害怕了吗?你文聘也是一样儿,欺软怕硬,没有谁好像能例外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然后信使就和文聘告退了,有士卒给他带去给他安排好了的住所。要说他真是汉军的信使,他就绝对不会这样儿,至少不会去担心什么,可是这自己是个什么情况,自己还不知道吗。
 
    不仅仅已经不能算是汉军信使了,反而还中了凉州军的毒,这自己三日内要是没有解药的话,可真是。要玩完啊。这自己年纪还不算太大,可真是不想那么早死。
 
    没办法。没几个不怕死的,只有不怕死的时候。没有不怕死的人,这话说得有道理。就像这个信使,可能在某个时候,他也是不怕死了,但是说起来,总体上他还是怕死,超脱不了这个。也是,谁活得好好的,想去死呢。这都不用多说了。
 
    而如今他又开始在心里骂上了,依旧是那个顺序,魏延、马超、郭嘉、费祎、文聘……
 
    如果马超他们知道这信使此时此刻的作为的话,不知道他们会是什么想法,是个什么表情。说起来,这个信使绝对算是个倒霉加三级的信使了,但这就是命啊!
 
   
 
    第二日一大早,马超是在享用朝食,而这个时候郭嘉和费祎是一起来到了中军大帐。[www.qiushu.cc 超多好看小说]显然他们是要找自己主公说一说之前的事儿。
 
    马超倒是没有想到,他们这么快就来了,“奉孝、文伟快坐,吃了没?”
 
    郭嘉一笑。“主公,嘉和文伟已经用过了,这时候来打扰主公。真是有些不好意思!”
 
    马超也不吃了,直接笑骂道:“你郭奉孝要是觉得不好意思的话。这时候就不来了,是不是?”
 
    郭嘉依旧是哈哈一笑。“哈哈!还是主公了解嘉啊,可不是如此嘛!不过文伟倒是不如嘉面皮厚,所以主公可别调侃他啊!”
 
    看着费祎一副感激的样儿,马超就笑了,直接对费祎说道:“文伟你可别感激他,别以为他为你说好话。表面上看是如此,可实际上他却是居心叵测啊,他意思再见到不过了,就是来提醒我,来打扰他的可不止是他一个郭奉孝,还有你呢!”
 
   
 
    结果费祎一听,脸上倒是有些不自然了,其实三人都知道,都无非就是玩笑话而已,其实郭嘉也没那个意思,马超也都明白,费祎也知道。而马超玩笑,他们也都懂。
 
    郭嘉做出一副冤枉的样儿来,“老天,这真是千古奇冤啊!”
 
    马超一笑,“行了,其他的就不多说了,咱们说说正事儿吧,你们是想说什么?”
 
    至于说关于什么事儿的,马超都知道,自然就是之前自己交给他们两人的那个事儿了。只是自己不知道两人要说什么而已,所以马超是有此一问。
 
    郭嘉闻言笑道:“恭喜主公,嘉认为,此事要成了!”
 
    马超闻言,眼眉微挑,直接问道:“不知奉孝为何如此说啊,这零阳城,可还没破啊!”
 
    郭嘉大笑,“哈哈哈!主公请听嘉细细道来,话说昨日……”
 
   
 
    马超听着郭嘉的话是不住点头,心说这郭奉孝果然是有些鬼主意。当然了,这都算是妙计奇策,只是马超这么一想而已。
 
    郭嘉在说,有些地方是费祎给马超补充,所以没多久,马超就都听清楚了,都明白了。
 
    此时他说道:“按道理来说,我是相信奉孝和文伟的。奉孝倒是也有些主意,确实能拿捏住那个信使,不过这文聘会不会识破,这却是一个问题啊!”
 
    郭嘉和费祎两人闻言点头,自己主公所顾虑,确实,并不是没有道理的。如果是他们的话,他们也顾虑,不过他们更倾心于是没有这个问题,文聘依旧会中计。之所以两人如此认为,也不是没有根据的。这个根据就是,那个信使彻头彻尾,就是刘备帐下的士卒,是汉军的士卒,所以文聘他要去验证这个,最后得到的肯定是真实情况,所以还有什么了。
 
    至于说关于文丑的一些事儿,别说那信使本来就知道,就说自己两人已经教给他那么多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并不怕文聘什么,因此文聘还有什么来,他不如彀中,谁入彀中。所以郭嘉和费祎两人对这个,他们还是很有信心的。但是显然,他们也看得出来,自己主公却是没那么多信心,这也难怪,毕竟身份不一样儿,所考虑的东西也不一样儿。
 
    两人也没去解释,为何他们那么有信心。此时就听郭嘉说道:“主公,知道此计成与不成,只要今日晚,咱们一试便知!”
 
    马超一听,是微微点头,“如此甚好!来人啊,去请各位将军来大帐议事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郭嘉和费祎两人都知道,这自己主公可是要动真格的了。确实,这事儿不怕什么,不怕什么弄巧成拙,只要文聘敢带兵出来进攻,那么拿下零阳城,基本没有太大的问题。至于说魏延那一方,可真是不足为虑。别说他们距离己方大营还有段距离,就算是再近点儿,己方也不怕他们什么。
 
   
 
    郭嘉费祎,包括马超,他们都有理由相信,等魏延发现事情真相的时候,肯定已经晚了。除非他能马上就发现事情不对,那样儿还来得及,他和文聘一起来进攻,倒是让己方能有些棘手。不过己方对此也不惧,说起来还就喜欢他们这样儿,因为如此一来的话,就有了把他们一网打尽的机会,不是吗。
 
    众将速度不慢,毕竟都是刚起来没多久,所以这个时候不可能都在榻上倒着休息,说起来都吃完朝食了,有的先过练武,有的则才准备去。不过一听自己主公相召,就马上放下了自己手头的事儿,都来到了中军大帐。知道,这是有大事儿了,要不然自己主公可不会这个时候让众人去中军大帐。
 
    “各位,都来了,请坐!”
 
    “谢主公!”
 
   
 
    看到自己主公如此正式,众人都明白,这绝对是有大事要事,要不然的话,自己主公绝对不会如此。
 
    看到众人落座后,马超说道:“昨日,准确来说是昨夜,奉孝和文伟,他们已经……”
 
    马超先是简单给众人讲了一下,郭嘉和费祎两人所为,众人听了,都不住点头。因为去赚文聘的事儿,说起来还是众人先商讨的,然后是让两人去实施。而如今一看,这是已经去做了,而且看样儿,是要成了?
 
    马超再次说道:“不管此计成否,我意都是在今夜……”
 
    马超这边儿刚说完,孟达便开口说道:“属下赞同主公所说,我军确实应该在今夜便付诸行动。如果此计成,那么我军定能得胜,甚至一举拿下零阳。可就算不成,对我军也没有什么太大坏处!”
 
   
 
    可不是嘛,众人都赞成孟达所说,其实就是这么回事儿。所以他们是齐声道:“我等赞同主公所说!”(。。)
 
    ...
 
    ...
 
 
第五一三章 凉州军五攻零阳
 
    “好!既然各位都如此认为,那么今夜便如此施为!”
 
    “诺!我等谨遵主公之令!”
 
    之后马超是简单说了一下,众人都做什么,当然他们也不忘了参与到讨论中去,毕竟马超虽说是下令,可却也是想听听众人的看法,尤其是郭嘉,其中有些东西,说起来还确实是需要注意的。<strong>棉花糖小说网www.MianHuaTang.cc</strong>
 
    此时马超对众人都说完后,准确来说,是和众人都讨论完后,“各位,到时候各就各位,不得有误!能不能破了零阳,可就看今夜的了!”
,他就从怀疑变成了其他的担心。因为文丑在信中写得清楚,那就是要和文聘一起,夹攻凉州军大营。说实话,以文聘对其人的了解,这还真是文丑的性格,不过这自己主公难道不了解其人,怎么就非要让其人带兵来呢。这文丑说要和自己一起夹攻凉州军大营,如果自己把信使给放回去。他这么一说自己同意了……
 
    那么最后的结果,文聘不认为能在凉州军那儿讨到什么好处。毕竟人家可是有着好几万人,己方这满打满算。还不到三万,这战力还不如人家,所以……
 
    说起来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,文聘他是绝对不会去出城进攻马超凉州军的,所以他一点儿都不赞同文丑的主意。但是其人也没在零阳城,所以他和对不上话,因此。他没办法和文丑说什么,而文聘也不是没想过。要让那个信使给自己带话回去,和文丑说。但是凭文聘对文丑的了解,也知道,一个士卒、信使。是绝对劝说不了其人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文聘还在想办法,到底要如何,才能打消文丑这个想法。说实话,他不认为自己不去给他回话什么的,他文丑就一定不会进攻了。毕竟人家可带了两万人,以文丑那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,别说是给他两万人了,就是一半,一万人。他都敢去带兵冲击凉州军的大营,这又有什么的呢。
 
    要说文聘当相信了信使的话后,他就一步步按照郭嘉还有费祎他们所想的行事了。这也不得不说,他已经是入彀了,没办法,中计是肯定的。至于说结果,好像也不难知道,其实就只有一个。那便是……
 
    结果晚上的时候,其实文聘还没休息好。<a href="http://www.mianhuatang.cc" target="_blank">棉花糖小说网WWW.Mianhuatang.CC</a>他也觉得,在自己没有什么好想法之前,这个信使还是不能让他回去的。要不然的话,没准文丑就进兵了。不过他却是没仔细想想,这如果说信使不回去,那么“文丑”就一定不会“进兵”吗?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