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心说就该是这样儿了自己所想应该不错要说他这

心说就该是这样儿了自己所想应该不错要说他这

他如今还能这样儿?那可更有意思了,而当他刚回到自己的住 不是文聘一点儿都不想出兵,主要是他真是不敢轻举妄动。毕竟要是文丑败给了马超。那么自己要是跟着他,肯定最后也难...

他如今还能这样儿那可真就更有意思了而当他刚

他如今还能这样儿那可真就更有意思了而当他刚

当然还有比他更着急的,比如果那信使,毕竟文聘这担心的是战事,可这位所担心的却是自己的小命,这自然就不是文聘所能比得了。不过他也是命不好,至少从文聘那儿来看,他是肯...

有的先过练武有的则才准备去不过一听自己主公

有的先过练武有的则才准备去不过一听自己主公

不过心里却是鄙视文聘,心说你文聘让自己到文丑那儿不去乱说,还不是你害怕了吗?你文聘也是一样儿,欺软怕硬,没有谁好像能例外了。 然后信使就和文聘告退了,有士卒给他带去...